Exsulate

我与我的厌倦 做着长期而艰苦的斗争

去年圣诞节的时候听这首歌听了很多遍
它让人沉浸在节日的氛围里,让人感动得落下泪来

即使个人并不是基督徒,也没有过圣诞节的习惯
对至善至美的追求,对神圣的敬畏,或许是存在于所有人心中的吧

在某论坛看到一位央美(或者国美,人家在聊天记录里打了马赛克看不太清……大概是想炫耀一下自己的学校但又觉得自己的水准有愧于它吧)毕业的姐姐发了自己的画和业余做的东西。
不禁在想大学四年她都干什么去了。

作为一个也在大伙面前发过自己拙作的人,基本能体会到那种做了点东西想炫耀一番但自身实力辣鸡于是就把东西拿给行外人看获得存在感的心理,而且发作品时必然先自我批判一番,有人喊大触必说不敢不敢,仿佛这样万一有行内人看到了就能不那么尴尬似的。

其实不会。作品辣鸡就是辣鸡,行内人看了该尴尬还是尴尬,找再多说辞也没用。

最后,嗯,如果不认真画画,以后我也会这么尴尬。

清华没有过。
唯一认真准备了的素描拿了不错的分数,临场发挥的色彩和速写分数差一截。
我想这还是代表了什么……

我的敌人果然是我自己啊。